美联储中立势力已占绝对上风

一向被外界认为“最强硬鹰派”的美联储堪萨斯城联储总裁乔治(EstherGeorge)的货币政策立场突然出现了转向。她在1月15日发表讲话称,美联储在加息上需要更耐心和谨慎,以免抑制经济增长。乔治2019年拥有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货币政策投票权,在她意外倒戈后,FOMC有两位偏向暂停加息的“鸽派”成员,同时七位成员的政策立场比较“中立”,偏向继续加息的“鹰派”成员只剩下一人。

虽然美联储在去年12月议息会议后仍预计2019年将加息两次,但美联储决策层已反复放风称,在市场动荡、通胀偏低以及全球增速放缓的情况下,不急于继续采取紧缩行动。此次美联储“中立”势力占据上风,或意味着2019年美联储政策立场将更温和,也更注重倾听市场的声音。

强硬鹰派转向

对于乔治,金融市场最清晰的印象是她是美联储决策层中最为“鹰派”的成员之一。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时她拥有FOMC的投票权,在当时其它美联储决策层成员普遍决定暂停加息时,她投出了反对的一票,希望继续加息。在本轮加息周期开启后,乔治也一直呼吁美联储应加大政策收紧力度。

15日,乔治美联储中立势力已占绝对上风在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一次演讲中称:“现在可能是暂停我们的利率正常化、研究即将出现的迹象和数据,并确认我们当前位置的好时机。”她认为,在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的早些时候,FOMC提供前瞻指引,表明货币政策仍然是宽松的,但鉴于目前的经济状况,“在我看来,提供有关未来政策利率路径的如此明确的指引并不合适”。

乔治进一步认为:“一些额外的加息可能是合适的。但并不急于做出这样的判断,应该依赖于仔细观察经济数据,并进一步了解终点的位置以及还需要走多远、应该多快到达终点。”

分析人士认为,乔治讲话中显示其政策立场渐趋谨慎,看起来更接近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中立”的立场。鲍威尔1月10日在华盛顿经济俱乐部表示:“我们处在一个可以耐心和灵活的位置,可以等待并观察会发生什么变化,我认为在此期间我们会等待和观察。”

“中立”派领衔决策层

作为美联储最高货币政策决策层,FOMC由12位拥有投票权的委员组成,其中7位为美联储理事(包含主席和副主席各一位),纽约联储主席拥有永久投票权,剩下的4个投票席位则每年在各地方联储主席当中轮换。

2019年获得投票权的四位地方联储票委中,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堪称“最鸽派”。他近年来一直认为美联储没有必要加息,持续加息可能会给经济增长带来风险。他甚至建议,美联储在去年12月就应暂停加息。

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则被外界认为是“中立”派。他在1月初表示:“因为没有任何有意义的迹象显示,通胀率在以不符合我们对称通胀目标的方式升到2%上方,所以我感觉我们足够有能力等待和仔细评估接下来的数据及其它形势发展。”

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则属于“鹰派”人物。他近期表态称,在经济数据更清楚表明美国国内和全球经济增长趋势之前,“不应该特别倾向于提高或降低利率”,但“经济前景实际上比近期金融市场走势预示的更光明”。

在乔治加入“中立”派行列之前,鲍威尔、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理事鲍曼和布雷纳德、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都先后表达了“中立”的政策立场。另一位美联储理事夸尔斯,则属于“鸽派”成员。

另外,美联储理事还有两个空缺名额。特朗普作为现任美国总统可以提名美联储理事人选,他此前已提名经济学家马文·古德弗伦德(MarvinGoodfriend),但尚未获得国会参议院批准。美国媒体分析称,特朗普提名的美联储理事人选基本在货币政策立场上会与他保持一致,即停止加息以促进经济增长。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


灵动嘻哈传